一万年前的酒到底什么味道?

首页 > 美食 > 正文 2021-06-10

发表自话题:公元前一万年是什么时期

原标题:一万年前的酒到底什么味道?

喝多的时候,就幻想着要穿越了;穿越了之后,发现好像又喝多了。

时光之旅,是无比激动人心的猜想——“穿越千万年去喝了一杯”,应该是发生在朋友圈最惊天动地、又浪漫得要死的事儿了吧。

这里有一张价值不菲的黄牛票:快跳上这辆时光穿梭大巴,带着你的好奇心和品酒笔录,去尝尝那些传说中的古代酒吧。

11000万年前,东非大裂谷以西的丛林

呃…..这个穿越的跨度有点儿大,举目四望,茂密而湿润的原始丛林中,还没有半个人类的影子。不过还好,你可以看到很多看起来有点亲切的猿类祖先,长手长脚,毛发浓密,正盘踞在大树杈上吃果子。

运气好的话,你还能品尝到传说中的“猿酒”: 猿猴们咬碎水果(天哪,它/他们竟然知道要先压榨和破碎),然后把它们吐出来,藏在树杈的凹陷处/树洞,放置几天让它静静的发酵......这“酒”就可以喝了。

至于这个“酒”什么味道(果酱?煮水果? 大猩猩口水味?腐烂的小虫子尸体味?),就看你敢不敢喝了。

210万年前,西欧大陆原始人群居的洞穴

这个穿越可能就发生在阿尔卑斯山的一次滑雪事故中——醒来发现自己被系着兽皮的原始人团团围住,他们手中的火把照耀着洞穴墙上歪曲的壁画。

你来到了旧石器时代晚期。人类每天疲于打猎和采摘果实,食不果腹,日子没有你在《疯狂原始人》里看到的那么有趣。他们想法设法的存储食物: 埋在地下的熏肉,还有皮囊袋里正在慢慢发酵的葡萄汁。

可他们究竟是何时发现了酿酒的秘密?原始人可能会表演给你看:将野外采集来的、品质优劣不齐的葡萄进行粗糙的压榨(皮、籽、梗都混在一起),等到“葡萄浆” 咕嘟咕嘟发泡的时候(完全没有过滤或澄清的程序),晚餐的餐酒就有啦。抱着这一口袋酒吧咂巴咂喝下去,你可能会发现,这酒真是混沌得……非常之甜啊,好像没有榨完的葡萄汁。的确,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之内(直到巴斯德发现了酒精发酵的原理),人们都是喝着发酵不完全、多少有着一些甜味的葡萄酒的。

34300年前,美索不达米亚平原

从天而降、穿越到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神庙里的你,很可能被不明就里的苏美尔人毕恭毕敬的供奉为神。此时不要惊慌,因为你很快就能尝到他们的特供葡萄酒啦。

到了这一时期,人类已进入了农耕文明,野生葡萄树被拿来集中种植栽培,品种逐渐优化。除 此之外,葡萄酒喝起来和原始葡萄酒也不一样了: 果皮和果柄被除去,留下最清澈的部分供奉给神和统治者——尽管这些葡萄酒还是有些浑浊,有相当重的苦涩味,非常的酸,有刺激性口感,但苏美尔人会为你在酒中调上特质的蜂蜜,搭配上烤羊腿,味道可还成?

4公元前1440年,埃及,图特摩斯三世的宫殿

你一定会惊讶地发现,这位“古埃及的拿破仑”、第18王朝最伟大的法老、骁勇的图特摩斯三世,其实也是个葡萄酒爱好者,他每天都让大臣们饮用葡萄酒。

酿酒的埃及人

这个时候,葡萄酒酿造发生了重大的技术革命——新的压榨技术出现了!果皮和果梗不再和葡萄酒汁一起发酵,人们通过“踩踏”或者“放在布袋里拧出汁水”的方式单独的提取出葡萄汁,发酵后还要用布进行再一次的过滤。也就是说,恭喜你,穿越到这个时候终于可以喝到透明的葡萄酒了(尽管依旧非常酸和辛辣)。埃及人也许还会让你尝尝他们用各种草药制作的“药酒”,比如“葡萄酒+洋茴香”的止疼片,或者是“葡萄酒+小麦粥”的助消化药浆。

5公元前8世纪,雅典的希腊式酒宴

席间觥筹交错,宾客们兴致正浓,才貌双全的“女伴”(交际花)随着音乐翩翩起舞,此时主人端出了一个大调酒器,先倒上一杯原封的酒献给神,然后默默地开始往酒里兑水......这还没完,兑完水,你发现主人只倒了一个黄金杯,大家从左到右轮流喝了起来......

没错,希腊人喝葡萄酒是兑水的,越好的酒,兑水越多,而且他们还轻蔑的说“喝酒不兑水的都是老外/野蛮人”......所以穿越到那个时代雅典的大街上,你会看到很多穿着大袍子、捧着陶罐豪饮的肌肉大汉们,非常洋气地在讨论着哲学问题。

然后让我们回到宴会上来,你还会目睹到这些场景:宾客们一边喝酒一边嚼着巴旦杏和生洋葱,有的人把桌子上的橄榄油往酒里倒了几滴,有的则往酒里随意的扔了点奶酪和小麦粉、香料......啊,下一个轮到你喝了,快来感受一下古希腊人们奇特的味觉神经吧。

6公元前121年,古罗马酒乡Falerner(法勒纳)

这是罗马帝国的黄金时代,也是葡萄酒历史上第一个令人心潮澎湃的“好年份”。 这一年葡萄园大获丰收,产自古罗马酒乡Falerner的葡萄酒质量上乘,被称为“天下第一酒”,声名远扬,甚至远销印度。穿越到这个年代,一定要带好照 相机和行李箱——带几瓶年份“公元前121年”的Falerner回来吧!

Falerner产自红葡萄品种Aglianico和红白都有的Greco葡萄。 据古罗马名酒记录称:Falerner在未熟之时口感较为刺激,有些“硬”,酿熟后口感变得缓和,并且具有一种“火焰性”的独特口感。这就是传说中的古罗马style:——他们喜欢那种“熟透的口感”,甚至会选择温暖/加温存储来达到这种灼热的效果。顺便说一下,古罗马人的酿酒技术已经无限接近现代人,他们第一个把凯尔特人的啤酒桶拿来陈酿葡萄酒,开创了香醇柔和的橡木桶酿酒历史

71350年,中世纪的巴黎街头/勃艮第西多会修道院

吓,不小心穿越到黑死病肆虐的中世纪,穿越要谨慎啊。那个时候的巴黎并不浪漫,而且很臭,因为相信“洗澡容易染上黑死病”(谁说的?!),好多人是不敢洗澡的——你即将进入一片臭气熏天、弄堂里会踩到染病尸体的中世纪欧洲。

所以你以为那个时候的人生无可恋就不喝酒了吗?正相反,你会发现大家像喝水一样喝酒,像 喝酒一样喝水(或者不喝)。原因很简单,看看公共水井附近的垃圾场,还有城市里随意丢弃的粪便吧,加之欧洲人不会煮水,可想而知那时候的饮用水有多脏。而 葡萄酒,相比之下不仅健康了很多,而且还经常充当防腐剂或药物加入水中杀菌。

当然,作为街头巷尾的一介平民,你是喝不到真正意义上的葡萄酒的,而是一些低度数的劣质葡萄酒,毫无口感可言,喝掉7、8斤也不会不省人事。

真正的好酒,则藏在教会、修道院和王宫贵族家中。同一时间,你要是能跋涉几天去临近的勃艮第,也许还能潜入当时的专业酿酒师——西多会修道士的酒窖里,去偷喝精心酿造的黑皮诺。

另外值得一说的是,正是中世纪黑死病的一场灾难,让人们意识到水质的重要,开启了蒸馏酒精的历史。和中世纪的人们一起在水深火热中饮用过蒸馏白兰地,也许你就会明白,什么才是真正的“生命之水”。

这趟漫长的穿越之旅还剩下好多站: 你一定还想和唐·佩里侬一起喝着香槟“数星星”(你说这个故事不是真的,那我们还可以试试穿越到玛丽莲梦露那个倒了350瓶香槟的浴缸里啊);回到14世 纪的波尔多港口看英法酒商打架;还想躺在17世纪杜罗河的大船里,喝波特酒航行到伦敦去......做梦这么美,但愿喝完这一杯,我们都有超能力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标签组:[葡萄酒] [葡萄酒历史

上一篇史前文明亚蒂兰斯大陆是否真的存在?

下一篇好莱坞英雄史诗片《史前一万年》将视线放到了人类的远古时期,其中..

相关阅读

相同话题文章

推荐内容

热门阅读